暗夜

墙头太多爬不过来 不关心人类 贾维斯MOSS湛卢

舌尖上的坐忘峰(2)

昆仑山适合秋猎,秋天是丰收的季节,昆仑回馈它的居民以肥胖的灰色野兔、滚瓜溜圆的珍珠纹山鸡,皮毛发亮的岩羊,还有鲜美多汁的恰玛古,满腹珍珠的石榴……

左使在树下的野餐毯上盘腿正在剥石榴吃,空旷的田野里传来一阵敲击竹梆的咯咯声,被群山带着长长的回声,轻盈空灵的好像头上戴的卷草錾金银发冠。

暗夜和秋云飞小声说:“这附近有野鸡出没!”,说完便蹑手蹑脚的潜进草丛里不见了踪影。

那边赛克里带着人已经开始垒石烧火,一锅水还没滚开,暗夜和秋云飞夹着四只咯咯直叫的肥大野鸡回来了。

杀鸡,拔毛,切成大块,洗净血水,用盐和生抽腌着放在一边,这边锅子重新洗了,倒入宽油,待油温烧的八成热,赛克里已经回来了,从兜着的下摆里掏出来四五个刚从昆仑派菜地里挖的恰玛古、土豆,新鲜的带着泥土,洗净了切做滚刀块,搁到油里过一下,捞出来备用,

把霍拉山下摘的小辣椒,博斯腾湖边的洋葱,用骆驼从波斯运来的花椒,在油里炒出香味,又辣又麻又香,混着秋叶的芳香,顿时让昆仑山有了一丝人间烟火的热闹气。

小昭勤快的拿笊篱把炸香炒软的调料捞出来,又添了一块木头,火大了几分,这时候把腌好的鸡肉放进锅里翻炒,加一勺酱油提色,到肉色红亮时候,不要钱的把备好的桂皮八角小茴香,葱姜蒜放进去,盖上锅盖焖了一盅茶的时间,方才又放了过油的土豆和恰玛古,加了一勺热水复又让炖着。

这边借着炭火的余热烤好了几个红薯,皮烫芯软又甜又香,逍之芙捧着红薯吃的满脸都是,这会正在用爪子给自己洗脸。左使还是不紧不慢喝着煮好的茶,茶里加了玫瑰和冰糖,香气盈袖。

要出锅了,小昭突然想起来什么,朝赛克里伸手,赛克里讪讪的从怀里掏出来一头紫皮大蒜和几个绿辣椒,拍碎切好和一把香菜,出锅时候撒进去……

只见一锅,油亮亮的鸡肉,白色的恰玛古,黄色的土豆,绿色的辣椒,香喷喷,热腾腾。

众人正要夸一句小昭好厨艺,不料树上突然跳下来一个人,端起铁锅就跑,待众人反应过来,只留下一个炭火堆,好像一只红色的眼睛瞪着众人,忍不住发笑。

“昆仑派的雁点青天,这泼猴似的王八蛋,看我不抓住你,哎呦~”暗夜和秋云飞忍不住指着尘土飞扬的方向破口大骂,逍之芙“哇”的一声哭倒在左使怀里,“我还没吃到呢……”


PS:土豆可以不过油,过油的话汤汁清亮,不过油因为有淀粉汤汁自带勾芡效果;偷懒的孩子可以不把花椒辣椒洋葱捞出来,吃的时候拣出来就可以。

舌尖上的坐忘峰(1)

躲在暗处的雁点青天,见一个面色黝黑的壮汉赛克里将大厅的铜制鹿角吊灯一一点上蜡烛,复又拉了铜链扣在墙上暗格,铺好了通草纹对鹿连珠波斯坐毯,锡制圆肚大花瓶里插满了红梅,地龙烧的正热,满室暖烘烘夹着梅花香气,果然是好享受。

方才请出左使并几个朋友,分别是鲸鱼海的暗夜和塔木托的逍之芙,并西川的秋云飞,听左使说道:今日打猎可巧猎到一只肥大的岩羊,让小的们放血剥皮,咱们今日不醉不归。那边已经烧好了烤炉,是昆仑山黑岩垒好,抹了混着盐巴香料的湿泥,烧热了炭火,趁着烤肉时候,便有伶俐的丫环端了锡制长嘴圆腹水壶并托盘来给众人洗手,待洗完手先上来大托盘盛的各色水果,只见:蜜色甜瓜如月牙,紫色葡萄如珍珠,金灿灿无花果,红彤彤小海棠,果香花香中人欲醉。

各人方才吃了水果,便有小厮捧了几个琉璃高脚盘,上面放的是抹了蜂蜜的巴哈利,撒了糖浆的玛仁糖,炸的酥脆的油馓子,夹了果仁的油塔子。方才出炉,热腾腾香脆可口。

赛克里过来说烤肉已经得了,便吩咐众小厮来将桌上收了干净,见两人端着一个大雕花银盘过来,里面羊腿先划了十字刀,用盐和洋葱腌制,又涂了蛋黄液,搁到烤炉里慢慢旋转着烤熟,出了炉立刻洒了一层白芝麻小茴香,并着几个琉璃大碗盛了浸泡留兰香叶的净手水,一并端上来。

左使拿出一把骨柄镶嵌各色宝石的小弯刀,请逍之芙切肉,逍之芙哪里肯受,两人谦让一阵以后,左使便拿刀分肉。

羊肉鲜嫩肥美,烤熟以后色做暗红,切开便有肉汁四溢,入口醇香,肥美中带着肉香,几个人吃到一半,又端上来银碗撒着揉碎的薄荷叶羊肉汤,汤做乳白,叶如碧玉,喝一碗下去四肢百骸如坠温泉般畅快。

雁点青天不再躲藏,从梁上跳下来,一脚便踢翻了桌子,惊得一群小妖如鹌鹑般四散躲藏,左使抽出龙泉剑来格,惊怒道:“吾那何方妖怪,敢来踢我的饭局?”雁点青天冷笑一声,从腰间皮囊抓出一把烤的香喷喷的小鱼干撒在地上,那暗夜、逍之芙、秋云飞三人顿时滚到地上显出原形,却是一只长毛呆脸喜马拉雅山猫、一只海豹重点色山纹的布偶猫,一只虎头虎脑的橘猫…………

[杨逍X朱元璋]曼荼罗

发布了长文章: [杨逍X朱元璋]曼荼罗

点击查看

 杨逍X朱元璋 破碎的影像 倒映不可述所的往事